Breathe in, Breathe out.

小倉庫

[S/G] Of the Storm-13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殺戮比想像中的還要容易習慣。


吃與被吃,掠奪與臣服,同為這世界的居民必須遵守的基本遊戲規則,逸脫者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而那通常是以生命來做為籌碼。


浩劫過後的倖存者們面對的不只是異質的怪獸,也有狡詐的同族。圓頂間不乏相互爭奪,威脅利誘,昨天還比肩在敵陣殺出血路的盟友,今日可能為了一口水源而將子彈射進對方腦袋。


 鴆乙逐漸習慣了戰場的空氣,血與鐵,敵與我,他們將世界解構,用二元的筆重新描繪邊界,不計代價捍衛自己的圈圈,摒除慈悲,鄙視寬容,唾棄妥協,就算要啖他人血肉以求苟活也毫無猶豫。 

士兵們的敵意、激昂、遲疑、悲慟、悔恨、不甘⋯鴆乙浸泡在情緒燉鍋中,逼著被學會如何自保。他一方面慶幸於自己的善學,一方面也痛恨著輕易屈就於麻木的情感。人類是健忘的生物,這是不幸的詛咒,卻也是至高的恩典。 


和晝癸搭擋至今已執行了不少任務,兩人在實戰方面的契合度出乎意料的好,交出的成績用出色來形容也不為過,只可惜這評價並不適用於除此以外的任何方面。

除了出擊的交流以外,晝癸依然沒有與鴆乙親近的意思,也看不出有這個打算,任務結束便關回房間。他們對彼此的認識保持在最原始的樣貌──也就是一概不了解。


鴆乙實在是束手無策。 



 「我一直覺得那是假的」


蒼鷺花了一些力氣將密封的奶球撕開,一口氣倒進茶杯,鴆乙看著從屬少女的精神體—有著藍羽毛的鸚鵡在潔白光滑的桌面隨意跳動。


「你知道⋯編出來嚇唬新人之類的,校園傳說差不多的東西。」

 鴆乙抬起眼,伸手隨性的揉了幾下在一旁打盹的大狗,休息室內的調光玻璃窗現在被轉成透明的狀態,讓人工陽光毫無阻隔的灑在室內。他默默地看著少女在流理台轉和,折騰了一陣,最後終於滿意地端著馬克杯嚐了一口奶茶。 

他在走廊上巧遇了同樣剛下崗的蒼鷺,自從畢業後就很少見面的兩人便隨性的移動到休息室聊天,互相分享彼此的生活。

 而在聽完鴆乙的經歷時,少女的眉頭明顯皺起。 


「我也只是聽說而已啦。」她在鴆乙的注視下開口,「據說有個所有嚮導絕對不想遇到的,惡夢般的哨兵。」 


「什麼意思?」


「那個哨兵被叫做白色死神。」她說。

「據說他的嚮導不是死了,就是⋯」

蒼鷺沒有完成整個句子,只擺出了個你知道的表情。 


「之前也只是聽前輩們稍微提到,就算追問也都不願意多說,所以不是很清楚。」

兩個人陷入沉默,蒼鷺像是要打破氣氛的一口氣喝乾了奶茶,發出剛暢飲完啤酒的中年男子般的聲音。 


「哈啊~果然還是不知道前輩們說的是真是假啊!」

她看見鴆乙的表情還是不甚開朗,又補了一句。

「就算真有其事也不一定就是你搭擋嘛~」 


蒼鷺粗魯的拍打著鴆乙的背,他的咖啡便伺機從杯緣逃出一些,鴆乙對蒼鷺莫可奈何的露出笑容;這個少女安慰人的方式總是這麼拙劣,卻窩心,從學生時期起變不曾改變過。 


在新環境中發現熟悉的事物總是格外令人感到慰藉,鴆乙不禁懷念起從前單純的訓練生活。



———-

评论
©Breathe in, Breathe ou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