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the in, Breathe out.

小倉庫

[S/G] Of the Storm-04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人偶,這是他腦中第一個浮現的詞彙。


裸露在漆黑連身戰鬥服外的臉龐與雙手更顯蒼白,讀不出情緒的表情給人無機質的印象。鴆乙忍不住細細端詳起男人,體型中等,但和一米八的鴆乙對比起來特別顯得矮小。體態雖然瘦,卻是結實,全身上下的肌肉都是自戰場堆砌而成,精巧且致命。

鴆乙愣了,要不是精神體用尾巴掃了他小腿兩下,他毫無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失態。


「嚮導編號I00014,請、請多指教!」鴆乙握住晝癸的手,稀薄地感受到淡淡消毒水味。


「剩下的相關事宜,晝癸會負責告訴你。」長官狀似滿意的點點頭:「那麼,可以退下了。」

幾天來有如鉛塊重重壓在心頭的不安與恐懼現在玩笑般像紙片一樣被輕易吹飛,鴆乙捏了一下手臂,這不是在做夢。


他有搭擋了。


還沉浸在喜悅中的鴆乙半恍惚的跟著晝癸踏出司令室,看著晝癸不急不緩的走在前頭,他下意識的加快腳步想趕上晝癸並肩而行,兩人卻始終存在著一個微妙的距離。

原本還不抱任何希望的,他看向晝癸心想,比想像中好太多了,甚至超乎預期。雖然心中的疑問也如山一樣多,像是為何要特別在司令室會面……但這些想法隨即便被對晝癸的好奇心所掩埋,是什麼樣的人呢?什麼出身?喜歡的食物?精神體的型態?

狼犬大力搖著尾巴在他們前後來回奔跑,絲毫不顧鴆乙的制止。


晝癸領著他穿過一個又一個走廊,到了宿舍區域,最後停在一扇門前。

「今晚就搬過來。」晝癸將手擺上感應器,接著門便迅速打開。展現的是一間被隔成三塊的乾淨套房,中央的空間看來是共同區域,現在只空蕩蕩的擺了一張圓桌,連椅子都不知所蹤;左右的小房內則各自有終端桌和一張單人床。


鴆乙還站在走廊上,注視著晝癸朝左邊走去,只見晝癸踏進格間後就伸手要關上門。

「等、等等!」鴆乙慌張的跑進房間,「就這樣?」

晝癸停下動作回望,「明早0800在第二情報室集合,還有,嗯……」他臉上終於第一次有了動靜,那是個在思索些什麼的表情,鴆乙一聲不敢吭的等對方開口。


「明天見……編號I00014。」


啪,門毅然闔上。


鴆乙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剛才晝癸是在嘗試回憶自己還未說出口的名字。


———- 


评论
热度(1)
©Breathe in, Breathe ou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