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the in, Breathe out.

小倉庫

[S/G] Of the Storm-02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在反反覆覆的戰爭與破壞後,這個星球的樣貌也不可免得有所改變,生命之母的土地如今耗光了孕育的奶水,僅剩下沉積的怨懟;海洋是一片髒污的死境,所有關於天氣的詞彙都失去其概念,只因已經沒有所謂的氣候;化學與生化毒素從基因等級侵襲所有生命體,暴露在外的萬物不是突變即為死亡。


僅存的人類將自己關進了圓頂,一個又一個的人工保壘,在小小的雪花球內繼續維持自豪的文明。


然而就算在此等絕境下,紛爭還是無法消除,圓頂間為了爭奪資源頻繁的相互發起攻擊,人類文明自始至終從來就無法擺脫戰爭,從為了生存到為了信念而戰,現在則諷刺的在時間車輪下又滾回起點。


能夠成為戰力的哨兵與嚮導裡所當然的是珍貴的資產─雖然也不少人忌憚這群突變的產物,但總體來說他們是被體系優待的一群,以高風險的生活型態做為代價。


自己所生長的第三圓頂也不例外。


鴆乙將長袍披在穿戴整齊的軍服上,鏡中的他一如剛踏進這棟建築時一樣,稚氣且膽怯,他厭惡的一揮手關掉了鏡面,同時門外傳來了熟悉的呼喚聲。


「鴆乙────!」


他在應門前就已經知道來者,熟悉的女性身著同款服飾神采奕奕的站在他面前。


「還在拖拖拉拉什麼,再不走要遲到了!!!」

小個子的少女發出不符合體型的巨大音量催促著,鴆乙連忙踏出房間。

「蒼、蒼蕗,等等我!」

他小跑步跟上在走廊上疾走的蒼蕗,她小小的身軀總是充滿令人驚訝的爆發力。


「今天!就是今天!」蒼蕗興奮的揚聲說著,小巧的雙拳緊握,接著忽然轉頭向鴆乙搭話:「你覺得會是誰?」


鴆乙知道她指的是什麼:「呃......百雀?」他舉出同期的一位哨兵,他曾看過蒼蕗在共同區域同他搭話,雖然當時場面並不怎麼安穩。


少女大笑,「你、你在說什麼啦,我不是......我是在問你啦!」


鴆乙訕訕的笑,他沒有這個問題的答案,就連半點幻想都不敢。


不論如何,等典禮結束就見真章了。



----------

评论
©Breathe in, Breathe out.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