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圈王

小倉庫 找我請用私信比較不會漏掉!

[S/G] Of the Storm-15

漏段重發 :3

設定什麼的全部都是我爽,真心沒有什麼邏輯可言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伊安百般無聊的掐著他的髮梢,捏成一搓,紅的,在手指上被揉散透光後則成了薑黃色。像火一樣呢,這是他嚮導贈與這頭紅髮的形容詞,每當想起時都能感受到雅茜雙手梳理過髮間的觸感。


與他比席而坐的是三五個同梯,他們曾一起受過訓,都是經驗豐富的戰士。一團人佔據了角落的一張桌子,明顯和聚集在吧台,資歷較淺的士兵散發著不同的氛圍,那是從戰場存活下來的穩健與從容。話雖如此,他們也沒有打算讓新人獨享在酒館嘈雜的權力。


抿了一口啤酒,伊安知道身邊大漢們的酒酣耳熱又加重了一輪,右肩甚至在剛才舉杯的時候被潑灑到了一些。明明是他主動提議的聚會,現在卻巴不得提前離開。說實話,伊安並不享受這樣的場合,但卻又總會是團體的中心。他已記不得是從何時開始,但意識到時早已糊里糊塗的成為領頭羊的角色,而他也忘卻了離開聚光燈的方法。


「──所以說,怎麼樣啊?」伊安感到左邊肩頭一沉,同期的孽緣正半掛在自己身上噴著粗重的酒氣,一陣火氣從腹地蹭地升起,但他硬是按耐住了,只得擺出一張苦情的笑臉。


「什麼怎麼樣?」

「就是那個啊,上次任務被上頭塞了個燙手山芋對吧?」

「對對!我也有聽說,你還真是夠嗆的。」

「太有能的報應吧,哈哈哈哈哈!」


面對此起彼落的調侃聲,伊安莫可奈何的揮了揮手。

「上面給的命令嘛,不甘願也是得照收啊。」


事實如此,就算手都給燙脫一層皮,只要一聲令下,這山芋就是用臉去掌也得接著。


甫一回想胃酸又悄悄翻騰,支身衝進污染區—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浴著滿身駭人腥臭卻依舊平然的哨兵,如此前所未聞的行為完全落在了他的知識盲區,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理解,是怎麼樣的思維驅使著晝癸。對於這個哨兵,伊安能感受到的只有出自本能的抗拒。


晝癸是先伊安一期結訓的,他在受訓期曾看過晝癸幾次,完全說不上是有交集。他們從來不是同世界的人,自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評價。真要說的話,反而是當時和晝癸配對的嚮導更令人印象深刻,不過,都是過去式了。總之,現在的晝癸是他一輩子都不想招惹到的對象,能離多遠就多遠最好,只是看來他這項微小心願早已變成了奢求。


前陣子因為老成員需要休養而讓隊伍出現了缺口,因此,晝癸便順理成章的被塞進自己隊上。最近隊員傷好回歸,原以為可以回歸舊配置,沒想到上頭卻認為加入晝癸的小隊整體適性良好,打算就這麼沿用下去。


他們都不知道那傢伙是怎麼樣的劇毒,伊安實在很想將報告書直接貼到決策者的臉上,擼個幾輪叫他們全給看個清楚,最好看進頭蓋骨裡。這個哨兵的存在就如同午夜夢迴時惡魔的耳語,或是皮膚底下潛匿的鼓躁,終有一天會破土而出。他害怕晝癸的狂氣會感染整個隊伍,將所有人一同捲入絕境。


吧台那裡一陣譁然的人聲,伊安的注意不覺被吸引過去,那是一群年輕的嚮導們。

「鴆乙這個色鬼——!」


高頻率的音階划過空氣,隨後是此起彼落的嬉笑聲簇擁而上。幾位女性紅透了臉頰,但似乎不全然是因為酒精的緣故,而站在女性群對面的是一位高挑的黑髮青年,困惑又生澀的輪廓喚起了伊安的熟悉感。「我只是好奇妳們在聊什麼⋯」


是現任倒霉鬼啊。


鴆乙的聲音還沒落地,旁邊同為男嚮導的金髮小個子便一面笑著一面利索的將青年帶開,伊安將聽覺集中到這兩個人身上。


雅茜對這年輕的嚮導十分上心,手把手的拉拔教導,這其實讓他有些意外。因為雖然雅茜沒有親口告訴他,但隱隱可以感受到雅茜對晝癸的情緒,說不上是什麼,但總歸不是好的。


秉著這個前提,原先預測這個情緒會連帶波集到鴆乙身上,但事實卻非如此,雅茜很明顯賞識鴆乙。想想也對,資歷深一點的嚮導沒有一個不是對晝癸沒有看法的,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伊安也就放棄去探究。


接連一個月的共通作戰下來,他認同鴆乙作為嚮導的資質與能力,並萌生出好感,這位年輕嚮導欠缺的是經驗,與一個好的搭檔。


一個好的搭檔,伊安為他感到惋惜,偏偏遇到那個瘟神。


但在深層結合前,鴆乙還是有救的。雖然匹配率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但哨兵與嚮導間的配對主要還是以個人意願為大,除非涉及某些特殊情節。相信只要他提出異議,上層不可能不考慮重新部署。

「你也敏銳一點好嗎⋯」小隻的男性對鴆乙發出不可致信的感嘆。

「看那樣子,一定是在討論結合熱吧。」
高挑青年識相的閉上了嘴,又是這個萬年不敗的話題,尤其剛跨過年齡門檻的年輕族群來說,更是不在話下。


對哨兵和嚮導來說再正常不過的生理反應,覺醒的他們身體素質和大腦反應皆較普通人活性化,但萬物總是伴隨著代價,這是一把雙面刃──能力提升的同時也帶來了後遺症:精神躁動、代謝率增加、無法控制信息素和生理性慾望增強等,統稱結合熱。


換句話說,在提升能力的同時卻也讓細胞進入不平衡的狀態,需要藉由另一方的信息素做為中和劑,使生理系統回歸穩定。


尤其向導的精神網絡更為敏感,活躍的腦細胞接受到哨兵信息素的刺激,便容易被誘發結合熱,並散發信息素,反過來激化哨兵腺體。若是成功起了共鳴,此時的精神狀態則提供了建立強力連接的最佳環境。


還未深層結合、處於不穩定狀態的嚮導是最容易出現症狀的群體,而若長期不疏導的話會造成器官衰竭,甚至要人性命。同樣的,未結合哨兵則是容易受環境刺激而陷入狂躁,損傷腦神經。雖然抑制劑可以暫時給予緩解,但總歸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哨兵與嚮導終其一生都在尋求彼此,總歸於所謂求生本能。

「呃,所以說,」鴆乙訥訥的朝路克瞥去。

矮小的男嚮導不置可否的癟了癟嘴,但臉上的表情已被鴆乙看在眼裡。
雖然不一定也不是只要透過性就能達成深層結合,但這的確是最簡單粗暴的捷徑。


鴆乙頓時喪失了言語,他垂著雙眼站在原地不知多久,路克的嘴開開合合似乎在說著什麼,但他卻除了模糊的噪音外什麼都聽不清。

——匡瑯!

常態性衝突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些血氣方剛的年輕哨兵們已經大打出手,助興的叫囂聲頓時充滿了酒館,嚮導們也迅速的和中心區拉開了不少距離,伊安只得中斷他的探聽,無聊的看起早已不知在此演上多少回的鬥毆秀。


———-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