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圈王

小倉庫 找我請用私信比較不會漏掉!

[S/G] Of the Storm-14

整理得很慢UwU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他們這類人,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精神嚮導。


這個精神體會反映所有者的特質,以各式不同的樣貌展現出來,給予人們大致掌握與推測一個人性格的依據, 甚至被一些狂熱者當作擇偶的條件。據說機關也有專門在探討此項的部門,將精神體的種類和主體性向之特性進行統計與分類。


嚮導通常較哨兵來得會運用精神體,它們能夠維持形體的範圍比哨兵廣,讓嚮導可以待在危險距離外進行探察活動,以及緊急的精神疏導。


鴆乙的精神體是一隻黑色的狼犬,犬科一般被認爲是友善與忠誠的代表,鴆乙本身也確實是屬於容易親近人的族群,受訓時期他的信息素曾被給予溫暖且富含感情的評價。一般來說只要他有心,都會獲得友善的回應,尤其是面對哨兵。


但這項能力在晝癸跟前卻像是個玩笑,嚮導們賴以為生的信息素魔法在碰上這個人時絲毫起不了作用。

一組聊勝於無的桌椅被安置在他們房間的共同空間,雖然從沒看過晝癸使用過,不過鴆乙不時的會坐在這閱讀。


鴆乙翻著書頁,紙張老舊泛黃,邊緣的缺損更是沁成了鵝黃,因為取得與保存上的不易,資訊大多都以電子數據的方式保存著,曾經大量溜通的紙本書籍已經變得非常稀少;鴆乙輕捏著紙感受材質與指尖摩擦,這本書是九歲那年生日時父親送他的,心地善良的女孩與他忠心的小狗誤入異世界,為了找尋回家的方法而踏上奇妙冒險。他三不五時的會想要翻閱這本書,像是一種儀式,不止是享受閱讀,他發現翻閱的動作可以幫助自己安定心神。


而且鴆乙喜歡這個故事,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但這次卻無法像往常陶醉於行句間,讀不進去。他的視線反覆的定格在幾行字句中,指尖無意識的輕搓紙張。精神體盤據在距離晝癸房門前不遠處,望著空氣的眼神顯現出同樣的心不在焉。


一般來說,精神體不會時常處於顯現狀態,因為沒有其必要,不過鴆乙已經習慣了這麼做,甚至已經到了無意識的程度。有時還因為忘記在正式場合把精神體收起來,而挨過幾頓訓斥:無端耗損氣力的行為即是浪費。


精神體跑向門口的時候,鴆乙也正將臉從書本中抬起,門應聲打開,晝癸安靜的站在那裡。黑狗拉拱著腦袋,興奮地湊上,在晝癸腳邊狂甩尾巴,鴆乙內心一陣憋屈,不論晝癸的態度如何冰冷,自己卻還是無法克制的渴望親近他。


這個吃裡扒外的小畜生,鴆乙在心裡對自己的精神嚮導啐了一口唾沫。


沒有人說話,通常都是鴆乙先禁不住開口招呼,然後對方讓他拋出的好意石沉大海。反正這次也是吧,他一股氣過不去,所以沉默持續著。鴆乙看著晝癸,晝癸低頭和黑色狼犬對望,鴆乙透過精神體望進晝癸缺乏色素的雙眸,就算已經搭擋了快一個月,卻還是陌生如初見,他忽然覺得可笑。


會就這樣轉身離去吧,像是上次、上上次與印象中的每一次一樣,鴆乙死心的將視線抽開,他又一次輸了,不,甚至連吹響號角的動作都省去。可是,鴆乙的預測出錯了,他大吃一驚。


晝癸蹲下,開始搔弄狼犬的耳朵。手掌的溫度透過與精神體的連結傳來,那是一雙和預期中一樣冰冰涼涼的,缺乏溫度的手,但鴆乙卻奇妙的覺得很舒服,尤其是他一向不喜歡和寒冷有關的事物。黑犬伸出厚實的舌,想親吻蒼白的手,手的主人也沒有拒絕,任由著精神體舔舐其手背。


鴆乙呆然,晝癸居然在跟精神體互動,他眼裡映著這幕,內心卻毫無實感。
「你喜歡狗嗎?」鴆乙意識到自己發出聲音,但又好像在聽他人在發問;靜默維持了許久,晝癸繼續撫摸著爽得差點就要躺下的大狗,自己則像傻子似的巴望著對方回應些什麼。內心的煩躁又悄然升起,正當鴆乙已然放棄時,耳朵卻捕捉到了幾個音節。


「不討厭。」
或許是太驚訝,鴆乙忘記了嘗試繼續說些什麼,直至晝癸起身離開。
他被一個人留在原地,毫無來由的想,自己至今似乎還不知道晝癸精神體的樣貌。


———-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