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the in, Breathe out.

小倉庫

[S/G] Of the Storm-13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殺戮比想像中的還要容易習慣。


吃與被吃,掠奪與臣服,同為這世界的居民必須遵守的基本遊戲規則,逸脫者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而那通常是以生命來做為籌碼。


浩劫過後的倖存者們面對的不只是異質的怪獸,也有狡詐的同族。圓頂間不乏相互爭奪,威脅利誘,昨天還比肩在敵陣殺出血路的盟友,今日可能為了一口水源而將子彈射進對方腦袋。


 鴆乙逐漸習慣了戰場的空氣,血與鐵,敵與我,他們將世界解構,用二元的筆重新描繪邊界,不計代價捍衛自己的圈圈,摒除慈悲,鄙視寬容,唾棄妥協,就算要啖他人血肉以求苟活也毫無猶豫。 

士...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12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那孩子正在接受治療。」雅茜說,「總之是先保住了性命,居民系統中找不到他的資料⋯應該是外層的人。」


外層,居住在電子屏障內,強化城壁外的一群人,他們可能是被圓頂拒絕,又或是不願進入系統;既無從掌握也沒有保障,如今這個孩子也是,今後的生活前途未卜。


鴆乙揉著太陽穴,黑色髮梢在眼前搖晃,經過今天的折騰,他實在是太疲倦了。結束了標準程序的全身消毒後,他們便回到總部的休息室,哨兵正在向上頭匯報,兩位嚮導則換下了正式軍服,只隨性的穿著襯衫在休息室等侯。

鴆乙眼前被擺上了一杯熱咖啡,他抬起頭,剛好對上雅茜的臉。


「要是再晚一點⋯恐...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11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不知道⋯我感受到細微的精神反應,似乎是來自其中一隻⋯』

晝癸壓了下耳機,鴆乙透過機械傳來的聲音帶著遲疑。


『就好像是⋯人類。』


晝癸筆直的衝了出去,他抽出腰間的分子刀用力一甩,空氣被切割出聲響,領隊的伊安大吃一驚。


「HOUND-4!你想做什麼!」


他朝着一閃而過的影子大吼。污染獸們已經逐漸逼近屏障,晝癸的距離還至少有數十米。

「哪一個?」


八米。


『欸?』


六米。



「我說、」


三米。


「是哪一個?」


漆黑狼犬不知從何追出,朝著一隻汙染獸狂吠。...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10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睜開眼睛。』

晝癸的聲音從耳機中傳來,透明而清晰。


這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你現在是眼,把所有一切都看清楚。』

鴆乙覺得似乎又嗅到了消毒水氣味,淡薄的好不真切,可晝癸的聲音正清楚的向他宣告現實,他的現實。


『做好你的工作。』

他說的沒錯。

嚮導必須帶領哨兵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是他的責任與義務,為此他得看的更深,更廣,掌握局勢則是第一步。


晝癸的聲音和氣息奇妙的讓鴆乙冷靜下來,他感覺自己緩慢的找回周遭的連結,像是從深潭回到了水面。


他終於聽懂雅茜的語言,朝她示意自己沒事後,兩人立刻將心...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9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他們正在一棟廢棄建物內,挑高的空間內充滿難以辨認的建材與脫落的纜線,玻璃窗則被陳年髒污爬滿,能見度不佳。

他們遭遇的污染獸大小約等於一頭仔牛,頭部與龐大的軀幹相連,昆蟲狀的尖銳節肢自腹部長出,非常滲人。


「這裡是HOUND-1,要求更新情報。」

HOUND-1──領頭的小隊長伊安順手砍去垂死污染獸的頭,知覺領域收集到的資訊令他本能的察覺異狀,他看向其他哨兵所在位置,迅速的交換了眼神,有什麼不對。


伊安將視線轉向晝癸,但就像盯著一團空氣,色薄的男人並沒有任何表示。


『σ型反應多數,朝你們那邊去了!』

耳機傳來...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8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十二點方向活體反應,模式σ,預計三十秒內進入可視範圍。」


到了現場後,討伐隊就各自分散成六人一組行動,每組至少有兩位嚮導輔助;除了晝癸和鴆乙,他們的隊伍另由一對有經驗的搭檔加上兩個還未配隊的哨兵組成。穿著輕武裝的哨兵們穿梭在廢棄更建物間,同隊的嚮導前輩和鴆乙則待在臨時架立的掩護中,透過通訊提供情報與策略。


「怎麼樣?還行嗎?」老鳥嚮導雅茜轉過頭朝鴆乙搭話,這位黑色直髮的女性生著一對溫和的圓杏眼,在戰場出入多年的經驗使她對察覺細微情緒十分老道,她親切地向鴆乙表達關心,想緩解新手的緊張情緒。


他們已經順利清除了幾波污染獸,目前遭遇...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7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你想怎麼做?」


晝癸抬起眼眸這麼詢問時,鴆乙只感到一陣茫然。


事實是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跟晝癸連結。


在學時導師是這麼說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式,兩者間要產生連結也沒有固定的步驟.......哨兵和嚮導在彼此相處後,就會自然的理解該怎麼做了。」


但問題是他們根本沒有互動,更遑論後面的領會。


鴆乙後悔剛才沒有向同儕打聽關於結合的事,就算不是肉體結合,從昨天到現在的新組合們應該也已經完成初步的精神結合了吧,就算是參考也好,也強過毫無頭緒。


現在好了,他狼狽的想,提不出解決辦法,只會乾著急的自己一定給晝癸留下更...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6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難為你了啊......和『他』搭擋。」


鴆乙背上被拍了兩下,幾位的年長哨兵從他背後經過,鴆乙還未來得及出聲,一群人已經走得老遠。四周的士兵們都在準備任務所需的裝備,他一邊利用著感知一邊四處張望,嘗試捕捉有關自己搭擋的線索,卻意外對上發現另一張熟悉的臉。


「路克?」

「啊!」

名為路克的少年咚咚咚地踩著輕快的步伐向鴆乙跑來,還開朗的給了一個擁抱,他們皆是同期中數量較少的男嚮導。


「怎麼辦,好緊張喔!都快吐了!」雖然嘴上這麼說,確難掩路克身上散法出強烈的喜悅與興奮信息。「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吧!」


「你想太──「...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5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嗷嗚,黑色大狗看著他哀了一聲。


鴆乙草草將私物搬進新住所後,剩下的時間幾乎不敢離開房間,就怕錯過晝癸;他試著輕敲拉門,出聲詢問是否要吃飯?要不要幫晝癸帶?

但獲得的總是一片死寂,沒有回應。他只能躺在自己的床上盯著晝癸那一側的隔板瞧,最後不知不覺的掉入夢鄉。


夢裡他回到了兒時的家,他和弟弟在門廊讀著繪本,母親喊他們的聲音從屋內傳來。他們抬頭,是父親,帶著一紙袋剛出爐的麵包出現了,暖哄哄的散發著穀物成熟的香味。



──!


鴆乙驚醒,爆音從手腕上的攜帶型終端傳出,原來他一覺到了天明。他慌張的蹦起並連忙開始梳洗,嗶。晝癸的門終...

查看更多

[S/G] Of the Storm-04

防雷/暖男嚮導X三無哨兵

———-


人偶,這是他腦中第一個浮現的詞彙。


裸露在漆黑連身戰鬥服外的臉龐與雙手更顯蒼白,讀不出情緒的表情給人無機質的印象。鴆乙忍不住細細端詳起男人,體型中等,但和一米八的鴆乙對比起來特別顯得矮小。體態雖然瘦,卻是結實,全身上下的肌肉都是自戰場堆砌而成,精巧且致命。

鴆乙愣了,要不是精神體用尾巴掃了他小腿兩下,他毫無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失態。


「嚮導編號I00014,請、請多指教!」鴆乙握住晝癸的手,稀薄地感受到淡淡消毒水味。


「剩下的相關事宜,晝癸會負責告訴你。」長官狀似滿意的點點頭:「那麼,可以退下了。」

幾天來有如鉛塊重重壓在心...

查看更多
©Breathe in, Breathe out.
Powered by LOFTER